• 对苦瓜的苦延伸到对生命的感悟...

  • 可曾褪去轻狂?是否还会对喜爱之物一见倾心?可有耐心与我共坐在初春暖阳之下,共饮两杯苦茶,来述尽这半生浮华与世间凉薄。...

  • 就像你所见到的一样,黄昏永远不属于一个人。...

  • 关于包办婚姻的不幸...

  • 去年初,村上的班车停运了。从电话里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头感到莫名的忧伤。从我记事起,村里的班车就在营运,去到镇上一次3元,去到涵江也才7元。那时候村里人不富裕,没有像现在一样家家都有交通工具,大家都是坐班车出行,一天来回三趟村里,极大的方便了村里人的外出。...

  •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岁月的钟声敲响了猪年的首头,当心中的波澜渐渐平复,当眼角的笑容已增添了烙印,才发现,岁月就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间 静静悄悄的从我身边溜走了。 ...

  • 1956年10月,我有幸参加了中共湖南省委赴藏干部大队,去西藏工作。可是我们来到西安,在那里等汽车就等了三个月,后来就是西藏“风云突变”,毛主席决定西藏六年不进行民主改革,我们又奉命“向后转”,回到了湖南。可是,真像是命中注定的,我人虽然是回来了,心却留在了那遥远的西方。几经周折,1958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踏上了高原。 在西藏,汉族干部遇到的两个最大的困难是:...

  • 一叶知秋,故乡的山上是常年的绿,但是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故乡来讲,已感知不到秋天的脚步了,人们只是习惯的把短袖换成了长袖,能看的见秋景是门口栽种的柚子压弯了枝头。而对于这些额外的季节的赠送,留守老家的老人们,他们把吃不完的柚子拿到城里去卖,真不是图价钱的多少,图的是看着车来车往,人来人走,有个人说说话。      秋风起,扬起院里堆积的尘土,屋后硬化的水泥路,难得见到车子或人经过,路边的树上是没人摘已经干掉的龙眼,树下野花野草长的茂盛,开的灿烂,莫名的为这秋添了一笔难得的色彩。      曾记得...

  • 上学的早晨

    2018-10-31

    启明星还没回家,月亮还在打旽,薄雾也还未散去,早起的鸟儿却已在歌唱,为了赶路去五里外的学校上早自习,我便早早的起床了。一家人还住在老房子里,妈妈要比我更早的起来准备早饭和我带去学校的菜。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从小我就和阿嬷住,她总是站在木做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田舍和山峦。        袅袅的炊烟在瓦房顶飘散,阿嬷瞄了眼说:“今天又是个好天”,我总是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烟是直的,天是蓝的,无云,说明今天没有风,肯定是个好天气,适合晒东西。相反就不适合了。她们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

  • 昨夜的梦,是一个久违的梦,算是故地重游吧。很安静但有些伤感,梦起一段曾经,却不知何处,没有太多的人,只有三个人,我、父亲、还有...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