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6年10月,我有幸参加了中共湖南省委赴藏干部大队,去西藏工作。可是我们来到西安,在那里等汽车就等了三个月,后来就是西藏“风云突变”,毛主席决定西藏六年不进行民主改革,我们又奉命“向后转”,回到了湖南。可是,真像是命中注定的,我人虽然是回来了,心却留在了那遥远的西方。几经周折,1958年,我终于如愿以偿,踏上了高原。 在西藏,汉族干部遇到的两个最大的困难是:...

  • 一叶知秋,故乡的山上是常年的绿,但是我觉得对于现在的故乡来讲,已感知不到秋天的脚步了,人们只是习惯的把短袖换成了长袖,能看的见秋景是门口栽种的柚子压弯了枝头。而对于这些额外的季节的赠送,留守老家的老人们,他们把吃不完的柚子拿到城里去卖,真不是图价钱的多少,图的是看着车来车往,人来人走,有个人说说话。      秋风起,扬起院里堆积的尘土,屋后硬化的水泥路,难得见到车子或人经过,路边的树上是没人摘已经干掉的龙眼,树下野花野草长的茂盛,开的灿烂,莫名的为这秋添了一笔难得的色彩。      曾记得...

  • 上学的早晨

    2018-10-31

    启明星还没回家,月亮还在打旽,薄雾也还未散去,早起的鸟儿却已在歌唱,为了赶路去五里外的学校上早自习,我便早早的起床了。一家人还住在老房子里,妈妈要比我更早的起来准备早饭和我带去学校的菜。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从小我就和阿嬷住,她总是站在木做的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田舍和山峦。        袅袅的炊烟在瓦房顶飘散,阿嬷瞄了眼说:“今天又是个好天”,我总是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烟是直的,天是蓝的,无云,说明今天没有风,肯定是个好天气,适合晒东西。相反就不适合了。她们的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

  • 昨夜的梦,是一个久违的梦,算是故地重游吧。很安静但有些伤感,梦起一段曾经,却不知何处,没有太多的人,只有三个人,我、父亲、还有...

  • 我认为,想要在实践过程中不“水”,真正让实践变成实践,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 北京门头沟区清水镇椴木沟老村在群山之中,交通不是很便利。驾驶私家车从地铁苹果园站出发大约需要3个小时。没有轨道交通到清水镇;至于公共汽车,没有去往椴木沟老村的公共汽车,但有去往江水河村——离椴木沟老村大约半个小时车程——的892公共汽车。892公共汽车的路线比较复杂。892汽车的始发站是地铁苹果园站,终点站是洪水口站(来自百度地图)。虽然江水河村不在892的路线上,但是每天还有至少两辆公交车去往江水河村。892公交车只有几辆车是从始发站到终点站,其余的车都是分段行使。我们实践队10点从地铁苹果园站上车,1...

  • 失恋的故事。孤灯下的饮泣,生命从未若此。他不过是一个聆听的人,她将半生的情殇述尽。她点燃烟无端地凝视着眼前的虚景,他低下头似经历了她所有的哀愁。烟燃尽,他最终跌入了她的幻影,在挣扎之后,彻彻底底的死去。...

  • 生活中有很多点点滴滴的幸福,慢慢走,慢慢欣赏吧...

  • 不觉中抬头,居然下起了雨,要不是看书看累了想眺望远方才发见不了呢!向来不喜下雨天的我竟在这一刻着迷了:这雨极细,细得像一根根极细...

  • 羞愧的道德

    2018-06-11

    仲夏十分厚重的燥热感不断上升,回顾往年北方的夏季总是晴空万里,每当清晨醒来时都能感觉到来自十几万公里上空不断传来的光和热,因为当你还未睁眼便要摸摸额头上的汗水。          微风缓缓经过汗渍被带走,不由得感到自在。灰蔼的云层上方光和热已经不能完全显现,热还在顽强的逐渐渗透。我走在地上,每当有一阵风经过的自在都在一瞬间变为汗水与闷热,此时的北方变得普通变得南方。        这样的气候在我认知的北方很少出现,这是头一回。以往的天干净的看不到一片云,像是小时候绘...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