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年没有说出的爱,我平静的高中生活。忙忙碌碌的高中时代早已过去,要形容我的高中时代,我觉得就像是在高压下的气体都压成了液体,这里是形态的变化,而我就是有这样的变化。整个高中时代我都是蘑菇头,每天穿来穿去就是那两套宽松肥大的校服,不管是从宿舍到课室,还是从课室到宿舍,那两只脚不停的在地面上做着交替,这样频繁而又急速的运转走着走着就像是要起飞了,凡是与我并排走的,走着走着就被甩出了一大截距离,于是我的床友就说:“整天跟个飞毛腿似的,你是不是《四大名捕》里面的追命啊”。也不是我想走这么快,在路上节省点时间总是...

  • 我是隐心,一言不发略带自卑的女孩在这段时光中改变了,有了喜怒哀乐。当我刚刚踏入FM这所高中的这片土地时,我们谁都不认识彼此,是缘分让我们走在了一起,让我们聚在了那个班级,就这样,我们从陌生人变成了同班同学,而我也变得越来越不想离开你。可是,最终的我们还是分开了,似乎变成了那最熟悉的陌生人,正如你所说的。   那时的我们,虽说是新的集体,却丝毫没有让我感觉到陌生。还记得,那时座位在我后面的男孩炫弦问我的第一句话便是他上英语课上遗留下来那残缺的笔记,给我的感觉是炫弦是个很认真的人。...

  • 阳光高照着,穿过了透明的玻璃,映在了褚安昱的脸上,用一只手撑着脸颊,眼睛看着一旁的男孩,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洁白的脸颊,浓密的黑发。心中的温情却抹上了几丝忧伤,让她不禁回望过去...... 预备,那年的相遇与离别 上两年,2013的夏季末,当褚安...

  • 24岁的林宇第一次当伴郎。 他悉心置办了一身正装,颜色灰暗、款式规矩的衬衫加西裤。当初找工作时,也不曾有这样拾掇自己的兴致。在外地的大学室友要结婚了,特意叮嘱他:不要穿你的万年球服过来。林宇对室友的老成一番嘲弄,但还是郑重地答应了。 套上装成...

  • 匆匆那些年

    2015-06-05

    【一】 记忆里的那些年很漫长,长得让人再走不回去最初的起点;那些年又很短暂,短得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很多时候,我会被回忆纠缠得很痛苦。这痛苦就如同在伤口上无情地被撒了把盐,让人无语言疼。我知道,我离开了那座城市,这样的痛苦便会一生纠缠...

  • 那时候的黑白诺基亚声音挺大的,电话那头隐约传来整个考场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当然时不时也有他的,我就重新念一遍,确认他都听到了,再继续往下。大概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估计终于交卷了,我才挂了电话,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窗外的天。那是北方冬天的日头,混混...

  • 今天是9月13号么? ……是啊,怎么了。 八年了吧,得有。 什么八年? 我俩认识八年了——2005年9月13号到今天,刚好八年了。 嗯。 我们走错了路,在北京的三环上瞎绕着,夜色很深,老孙困了,一呵欠就是一汪眼泪花儿。当我说完这是相识第八年之后,我们更沉默...

  • 一 采一朵芳香放在水中,让淡雅慢慢扩散,泡一杯茶,看叶儿在杯底慢慢舒展,凝视着,触摸着,遐想着,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每个梦都有一个景,青春虽已远去,岁月却留下痕迹,一个场景始终在脑海中萦绕。 三月的春风徐徐吹来,阳光也变得温暖很多,校园内的杨...

  • 一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天气是灰蒙蒙的白色,当时已是盛夏,有一种潮湿的闷热感。 在地铁站的出口,我看到努力在人群中寻找的莫小北,莫小北接过我手里的行李箱,然后装出一副力大无穷的样子,开心的冲我笑,露出她那可爱的小虎牙。我跟着莫小北...

  • 和风的认识有点滑稽。那天,我刚搬进宿舍,手中抱着一堆稿纸、书刊,慢慢地往楼上走去。在楼梯拐弯处,冷不妨一个人影直冲下来,把我手中的书纸都撞倒在地。他一声道歉也没有,只回头匆匆望了一眼,又继续疾步下去了,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暗叫倒霉。第二天早...

总:49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