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童年糗事

作者:冰霜烈焰 来源: 爱写作网iixz.com 时间: 2019-04-08 阅读:

  我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父母都是医生,听母亲说,她的爷爷是个郎中,她叔叔是个中医,她的两个堂妹和她都是西医,到我们这辈医生就更多了,我家到现在已经是五代医生了。

  我母亲是个妇科医生,五十年代从大上海支边到大西北,因为西北缺医少药,那时候孩子的出生率又极高,母亲经常忙的顾不上我们,但是母亲却深受当地百姓的尊敬和爱戴,在我们那个小城市,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听母亲说,我出生的时候,父亲在省城进修三年没有赶回来,当时姐姐在老家由奶奶带,我生下第一个见我的是我那不满三岁的哥哥,他是唯一在产房外等待我出生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都心酸不已,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我的出生给母亲带来了极大的困惑,母亲只好让远在上海的外婆来带我,本来说好等我会走路了,就让外婆带到上海去,结果在我半岁时,上海的小姨骑车摔伤了腿,外婆急忙赶回上海,我又没人带了,后来母亲请了个小保姆带我,小保姆一到时间就走了,从来不管家里是否有人,我经常一个人在家哭个不停。那个时候母亲白天上班,晚上开会,经常把我三岁的哥哥锁在家里,抱着我去开会,每次开会前,我都会被大家抢着抱抱,那个时刻也许是我一天最快乐的时候。

  在我外婆走后不久,我母亲要出诊,因为小保姆回家了,母亲只好抱着我去接生,被产妇家的炉火呛的得了严重的气管炎,因为太小,好几次差点要了命,要不是生在医生家,那时候的医疗条件,我可能活不到现在。也许是这个缘故,母亲很内疚,一直对我很偏爱,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留着,背过两个儿子给我吃独食,母亲的行为经常会被邻居拿来说笑,因为那时候的人们都是重男轻女。这个病伴随了我十几年,在我十二岁那年才被控制住,听母亲说是肺部钙化了的结果,说是以后有什么肺部和呼吸道的传染病,对我来说都是百毒不侵。

  小时候我最向往的就是跟母亲到上海探亲,第一次去上海是在我五岁那年,听母亲说那时候想把我留在上海,因为有政策规定,上海支边人员的子女可以留一个在上海落户。母亲选中我一是因为我没人带,二是因为我舅舅和姨妈家都是男孩,上海人都喜欢女孩,我到那边一定会受宠的。可是到上海一路上出了好多状况,先是上火车我身高超标,被列车员挡住不让上去,补了三分之一的车票才算通过,后来坐轮船我晕船,自己跑到轮船外围去透气,没有告诉家人,害的我父亲和舅舅到处找我,后来是船员将我找到送回母亲身边,此时的母亲已经哭得肝肠寸断,她以为我掉到黄浦江喂鲨鱼了。到了外婆家到处都是池塘,母亲深怕我出什么状况,提心吊胆的,最后还是决定把我带了回来,还给外婆解释说我太调皮,她不放心。就这样我两次错过了到上海的机会。

  小时候我最早的记忆,就是第一次去上海坐轮船,当我抓住轮船外围的栏杆,向外眺望大海的时候,我看到的大海是浑浊的水,轮船掀起的波浪,把好多大鱼惊得在水上乱跳,这根我所了解的蓝色的大海完全不一样,我纳闷的问我母亲,母亲说:我们坐船经过的是黄浦江,黄浦江的水是浑浊的,当它融入东海就成了蓝色的了,在交接处一边清一边浊,从来都不曾改变。当时上海正好是十一,这也是我第一次看焰火,我是被母亲拦腰栓着带子爬在楼房的窗口看的,直到现在,那个场景还历历在目。还有第一次吃冰激凌,第一次坐黄包车。当我回到西北向小朋友们讲述焰火时,我尽然把焰火描述成像天上下的五颜六色的雨,小朋友们听得似懂非懂,我也讲到似是而非。我给他们讲的冰激凌,是像香皂一样甜甜软软的冰东西,不知他们是否弄明白,但还是把小朋友们馋的直流口水。

  小时候我做的最任性的事,是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因为我三天没见母亲了,我背着书包到医院找母亲,医院的工作人员劝我赶紧上学去,不然迟到了,我怎么都不听,哭着喊着说:我三天都没见妈妈了,找不到妈妈就不去上学。这时候院长正好过来了,看到我哭哭啼啼的怎么都哄不了,无奈的答应帮我找母亲,还告诉工作人员说,如果是我家的儿子,他会一脚踢着让他上学去,因为是女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院长拉着我的手从门诊部找到住院部,最后在手术室找到了母亲,因为是院长在找母亲,母亲才肯出来,只见母亲带着白色的口罩和帽子,穿着白色的护衣,两只带着乳胶手套的手全是血,浑身上下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漏出了眼睛,我还没看清楚母亲的脸,院长就催我说:看到了吗,赶紧上学去。我大声说:没看到,把口罩取下来。旁边的护士赶紧取掉母亲的口罩,我一边看一边说:我都忘了妈妈的脸了。母亲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护士赶紧帮母亲擦眼泪,这时候院长急忙把我拉了出来,说到:这回总算看到了把,快去上学。拉着我的手把我一直送到医院门口,看着我渐渐走远了才离开。

  小时候我遇到最惊险的事,是我上小四年级,因为要去一个隆重集会表演节目,必须要化油彩妆,所以老师让我们早上五点半到学校。那时候我还不到十岁,自己上了闹钟,五点钟天还没有亮就拿了个馒头一个人出发了,正当我走到半路上时,突然迎面走来了三只大狗,我四处张望,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吓的抱着头蹲在墙根下,抖抖索索的蹲了好一会儿,大气都不敢出,感觉没有什么动静,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看到三只大狗已经从我身后走过去了,我赶紧站起来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学校,老师见我惊慌失措的样子,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上气不接下气的讲给老师听时,老师也吓坏了,说我幸亏蹲下了,狗最怕人蹲下捡石头打它,所以没有攻击我。

  小时候我最害怕的,是我们晚上在外面玩的时候,碰到抱着死娃娃的邢包子。听说邢包子是一个地主家的独生子,因为从小娇生惯养,什么都不会做,解放后财产归公,一家靠种地生活,父母去世后,他就没有了生活来源,又好吃懒做惯了,他卖光了家里的东西,最后连房子都卖了,常年住在砖瓦窑里,靠埋死人挣点钱养活自己。他从来不洗脸,脸黑的看不清面目,不管春夏秋冬,始终穿着一身破棉衣棉裤,带着个破棉帽,穿着一双没有后跟的破鞋,走起路来踢踏踢踏的,经常在医院出没,对我们小孩子来说,见到他就像见到魔鬼似得,我们白天见到邢包子都吓到不轻,更不要说在晚上看到他抱着个死了的孩子。有时候邢包子看到我们吓到到处乱跑,还会抱着死娃娃追着我们跑,每当遇到这事,我都会做噩梦,晚上睡觉的时候大喊大叫让一家人都睡不好觉。

  小时候我做的最真实的梦,是我梦见自己好像是在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几个孩子正在医院大院玩耍,突然来了几个日本鬼子,拿着带着刺刀的枪,向我们冲过来,我们几个小孩子吓得到处乱跑,一个日本鬼子在我后面紧追不舍,我拼命的向后院跑,跑着跑着前面被一睹墙挡住了去路,我两手无助的趴在墙上,后面追上来的日本鬼子,一刺刀刺向我的后心,我疼的大叫一声,一下子惊醒了,原来是做了个梦,我还活着,可是我的后心却疼的要命,母亲哄我赶紧睡觉,我却喃喃的说:我的后背让日本鬼子刺了一刀,你看一下我的后背流血了没有,我疼得要命。母亲说只是做了个梦,后背没有流血。母亲给我搓了好久的背,我才慢慢不疼了。这个梦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我也说不清当时为什么后背那么痛。

  小时候我做的最荒唐的一件事,就是学瘸子走路。一天晚饭后,我和几个小朋友约上出去玩,刚到开水房旁边,就看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提着两个水壶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两个水壶左右晃荡着,非常滑稽,把我们惹得哈哈大笑,我们跟在后面一边笑一边学,听到我们嘻嘻哈哈的笑声,胖女人回头瞪着眼睛骂我们,还一瘸一拐追了上来,我吓到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过了好一会见没什么动静,正打算再出去玩的时候,就看见那个胖女人在我家门口站着,我吓到赶紧钻到里屋把门关的紧紧的。不一会我听到母亲喊我出来吃苹果,我才明白那个女人不是追我来的,而是给我家送苹果来的。还说认一下我,以后随时到她家摘果子去。我母亲怎么喊我就是不出去,那个胖女人因为急着照顾病人,等不到我也走了,胖女人走后我才从里屋出来,母亲很纳闷,平时我总是出去玩到很晚才回家,今天怎么这么乖,不用叫就回家了。我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母亲,母亲忍俊不住,指着我的头数落到,姑娘家家的,怎么这么调皮,以后不许再这样了,我点点头第一次认真的接受了母亲的批评。

  小时候我总是被同学说成是生在了红毡上,要什么有什么,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的母亲知名度很高,又从事着非常圣神的职业,被当地百姓所崇拜,所以我经常会被农村的同学邀请到家里摘果子吃,吃饱了还要带些回去,因为是放学直接去的,没有带包,就把衣服脱下来,扎住袖口当包用,这是跟我哥学的,他也经常这样给我们带水果回来。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从小受母亲的宠爱,那个时候人们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被宠爱的女孩子可不多,我可能要屈指可数了。我是家里穿的最好的,因为母亲出门总带着我,也许是怕穿的不好会丢人。我家儿子穿的就很一般了,经常穿着带补丁的衣服,每当别人问起,母亲总说儿子调皮,穿衣服太废了。实际上我是跟哥哥一起长大的,从小翻墙揭瓦爬墙上房也是常事,只是母亲给我买的衣服比较多罢了,母亲总说我穿什么衣服都好看,因为我身材细条,皮肤白嫩。可能是身体不好的原因,被宠的我总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我家两个儿子可是又胖又壮的,不了解情况的人还说我被母亲虐待了呢。

  总而言之我的童年还算是快乐的,如果母亲能多一点时间关照一下我,也许我的童年就是个幸福的童年。

  作者:冰霜烈焰

  2019-4-3

      (爱写作网iixz.com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欢迎访问爱写作网手机版,m.iixz.com

赞助商链接